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宋丽娟的博客

宋丽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华族,这么优秀的民族居然不让生孩子,太没道理了。等将来孩子们能识汉字了,就将此博客相送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权力来自于对秩序的认同  

2017-02-04 08:00:0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权力来自于对秩序的认同   

2017-02-03 01:41:10|  分类: 书麓幽香|举报|字号 订阅

筒子们,鸡年快乐,春节回老家过年,今天回京,晚上挺着满腹油水,坐在电脑前更新博文,给大家拜年,2017发发发发发:)

我这人做事讲究有始有终,春节前,想将公司年会内部讲话稿修饰一下发出去,不做太监帖。前两篇说了,家、族和教,今天说“国”,也就是基于暴力基础上的政权。

小时候看电视电影,经常看见大坏蛋是个干瘪老头,明明所有人都知道他头顶长疮脚底淌脓——坏透了,但还是对他毕恭毕敬唯唯诺诺,我看了,非常不服气,他身边的大小伙子,随便谁谁谁,一把就捏死他了,干嘛还听他的话?我女儿听我老婆的话,从不听我的,那是因为她爱妈妈胜过爱我,即使那时很小,我也明白人们听老坏蛋的话,无论如何也不会因为大家爱他。长大后,明白了,那让人们服从的东西,叫做权力。

权力,就是让你听我的,政治学上的权力,是基于暴力基础上的顺从,也就是你不听我的,我会杀了你。所谓权力的合法性,就在于让大家从内心深处自发顺从维护的社会秩序,谁不听话,被干掉,大家都点头称赞。这是政治学理论核心秘奥。这调调儿,说起来吧,很枯燥无味,我在年会说到这的时候,大家都昏昏欲睡了,所以摆出几个重口味案例,筒子们立即精神一振,然后恍然大悟。


清同治年间,北方某地有母子乱伦案件,老妈干掉老爸后,带着自己儿子离家乡外数百里地集镇,以夫妻名义定居,还生了儿女一双。后来家乡发大水,老妈的哥哥,也就是儿子的舅舅逃荒到该集镇,发现母子乱伦,惊骇之下立即报官。我们都知道,儒家官吏其实就是社会论理学家,但这题严重超纲,没法解啊,当地官吏二话不说,将全家收监然后在监狱中全部勒死,包括那对不伦子女,最后抛尸野外任野狗吞噬。注意了,中国自古以来都是法制国家,人命关天,官家杀人,是要有流程的,得层层上报刑部,行刑一般选秋天,得明正,也就是挂牌子游街示众,还得午时阳气最重时候砍头等等,这都是流程。但根据文献记载,该母子乱伦案例中,这些都没有,下命令的官,执行的衙役,或是吃瓜群众,对勒死全家抛尸野外的做法,都没持异议,上级领导知道不知道这事?文献没说,但我估计知道,非但对这个下级做法赞同,我估计他当时都不愿当众说这个事,想,都不愿意想,特么的,太雷人了!恶心死人了,这事,你们早点了结,大家耳根都清净点!

这家人死无葬身之地,何也?乱了伦理,这是华夏文明的根基所在。但这事吧,也就是汉文明当回事,其他文明系统的居民,一般都觉得乱伦愚蠢,或很恶心,但要说让人全家死光光,那倒不至于。《权力的游戏》里面有个角色,是冰雪长城外的野人,生了儿子就扔给邪灵就祭品,生了女儿,长大就拿来做老婆,接着生孩子……,守夜人都觉得恶心,但也没太当回事,守夜人司令官甚至拿他当哥们。守夜人叛变干掉他们后,其中一个女儿带着她的儿子(或叫弟弟),跟了斯诺的一个小弟做情妇,那个小弟压根没想过将孩子扔出去喂狗,反而视若己出,一家三口,倒也其乐融融。


事实上,这是游牧民族生活常态。尤其是习于征战的游牧民族,出兵放马一个不小心死了,家里后事谁照料?所以就有“父死子继,兄终弟及”规矩,也就是老爸死了,家里财产包括女人都是儿子的,哥哥死了,弟弟接盘所有女人和财产,当然,儿子接盘老爸的女人,一般是小娘,也就是“妻后母”,但有的民族,其实亲妈也全收,譬如唐以前的粟特族人,当然,这个太生猛,就算游牧民族中,也比较少。至于小叔子收了嫂子,那是常态,东北现在还有“好吃不过饺子,好玩不过嫂子”段子,那是满人习俗遗韵,当年南明抗清,拿来说事的,头一条,就是这个:他们是野蛮人啊,连婶子大姨小姑嫂子都上,禽兽啊,怎么能做我们老大啊?blablablabla1……。

至于西欧,这么说吧,欧洲人要真将乱伦当回事,估计二战都不会有,因为按华夏文明的规矩,希特勒和父母都该全家勒死然后扔出去喂狗,因为希特勒他老爸其实就是他老妈的亲舅舅,希特勒的母亲从来没叫过他爹一声丈夫,一直都管他叫“阿洛伊斯叔叔”。问题不在这里,问题在于希特勒爹妈可是奥匈帝国合法注册的夫妻关系!也就是说,这乱伦关系,是官家发了执照认证的!

有没有其他文明系统的人们无法忍受,而我华夏文明坦然自若视若无物的呢?有,这就是同性恋。无论是在基督教文明还是伊斯兰文明,同性恋,都被认为是非自然违逆神旨意的性行为,中世纪的欧洲,一旦被发现同性恋,立即被判鸡奸罪,火刑伺候,至于伊里兰世界,你搞驴子,甚至搞小男孩,都没事,但被发现搞同性恋,那么结果肯定是死,或许是想节省燃料,一般都是石头砸死,到ISIS在中东崛起,连石头都省了,被发现搞同性恋,直接从十几层高楼上扔下去。

而同性恋在中国,自古以来,都是皇帝士大夫阶层的高级趣味癖好,啥叫“龙阳之好”?南北朝时期,恋男风,从南刮到北,全社会的时尚,一直到明清,俊美书童,都是权贵阶层馈赠亲朋好友的上佳礼品。清末,英国驻华官员给朋友写信描述上层社会生活众生相,就有一句“八大胡同和澡堂子的生意好极了”,其不可描述处,筒子们自行体会。甚至末代皇帝溥仪,太监们说他“好走旱路不走水路”,也是窃窃私语颇有得色……。同性恋在中国,自古以来一般而言是不体面的,顶多有点恶心的个人性癖好,压根不算天打雷劈的事。你无法想象,在中国,官家发现谁谁谁搞同性恋,就下令火刑或石头砸死,如果能因为“将男做女”按强奸罪处理,这算很严厉了。同理,你很难想象欧洲或其他游牧文明,发现有谁谁谁乱伦生了一窝不伦子女,马上二话不说全家勒死拿去喂狗。即使老大看不过眼,要下命令没用,基层群众不会配合,下面的人压根不会执行。

简单一句话就是,权力合法性。来自于社会对某种秩序规则的集体认同。

所谓“文明的冲突”,就是认同不同规则秩序的不同族群,在一起居住生活必然产生的矛盾。譬如法兰西社会是基于公民社会价值观的族群,认同政教分离,宗教是属于个人信仰自由权利,言论自由是人权基本权利,但穆斯林显然不这么认为,你瞎BB穆罕默德,画漫画丑化先知,就把你们这帮异教徒突突了!家里要是有人不信伊里兰,回头就砍了他,就算不砍他,吐口水也得淹死他!就酱……如果家里有女儿在推特上发裸照,那全家一起上砍死她!所谓“荣誉谋杀”完全合乎伊斯兰教法。有人嘟哝说,ISIS不是真正的穆斯林。这大错特错,如果你对照经典,你会发现,那才是原汁原味的穆斯林。法兰西人原先以为,基于公民契约社会三观之上,大家不必“同种”,也不必“同教”,只要“同文”,也就是相信民主自由人权那一套调调儿,大家就能相安无事构建和谐多元社会。岂不知,人家是信从教法,不信你法兰西国法的,起码内心深处是不信的。这就是今日欧美社会恐怖主义事件层不出穷的根源。当然,话,不能说绝对,伊斯兰世界有没有成功转型现代公民社会的?有,现在突尼斯就是,从目前各类迹象看,这是成功转型政教分离现代世俗社会的伊斯兰国家。前一阵子,德国要遣返极端分子回突尼斯,被其断然拒绝:好不容易将垃圾出口,坚决不回收!

绕了一圈,最后就是说红教了。

年轻人可能无法想象,三四十年前,在中国,按政策法律,人,是分贵贱的,如果你上代有老红军的,基本可以确认你是新社会“保龙一族”了。如果你出生八代贫农家庭,恭喜你,你是红朝婆罗门阶层,如果你出生城乡普通贫寒家庭,嗯,这也是红朝中坚刹帝利阶层,如果你长辈有小有资产的技术人员或工商殷实富户,嗯,不妙了,你今生注定是红朝吠舍一族,难有出头之日,顶多混个温饱,但比其上代是地主或资本家的隔壁老王而言,已经很幸福了,因为他们注定是新社会的首陀罗,贱民终生……,不,更糟糕,你是潜在的敌人,按道理是应该被当做害虫直接消灭掉。事实上,无论是湖南道县大屠杀,还是北京大兴县大屠杀,或广西吃人屠人,这些现在看来简直不可思议的事情,在当时,是完全按阶级斗争理论不打折落实的,绝对符合红教全部教义的。当时无论下命令的,还是下面执行的,都认为理所当然必须如此,搞革命么,又不是请客吃饭……。但红教毕竟是外来军事征服的结果,新加坡的李光耀,在1971年访问大陆之后,回头就对尼克松说:他(腊肉)是在水泥地上作画,一场雨,就会将其冲刷得干干净净……。

事实也确实如此,1970年代末期,红朝上下,只要有点见识的,都知道按红教老章程,是肯定混不下去了。这就是改革开放。但这与红教教义完全不符,既然权力是基于红教教义之上的,所以怎么修正教义打补丁,就是大学问。“不争论”是不碰核心矛盾,其他的补丁,都可以归结为一句话:我们现在与红教基本教义相矛盾的行为,都是短期的,策略性的撤退,是实力不强大的不得已做法,是与敌人们搞妥协,等我们混出来了,筒子们,就要回归原教旨主义,把他们都干掉。所以上个世纪八十年代,官家搞改革开放鼓励个体户先富,有发财的个体户自嘲说我们就是养肥了就被杀的猪。到2010前后,官家估计猪养肥了,再不杀了,就可惜了,但猪们也不傻啊,开始跑了……

这打补丁的调调儿,有人信吗?有人信,也有人不信。内心深处真正信的人,都是50后60后,所谓喝狼奶长大的那帮人,你看看近几年民间红教组织活动照片就知道了,全是老家伙,没年轻人。不是说,五毛党没年轻人,而是说内心真正信奉红教教义的,没有年轻人。五毛党这边骂你不爱国不爱无产阶级要积极坚持国有企业路线云云,那边出国进外企炒股不亦乐乎,他们不知道,要是按红教教义,干这些事,都是要被拖出去打靶的!人格分裂是社会群体性现象。所以红朝大限在70年之内,不是算命先生瞎BB,因为拿退休金年龄也就是社会平均寿命——67岁……。只有等信教的人,都退出社会主流领域,社会才会有大变。


这事吧,大家都看出来了,所以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,体制内有人就说要“完成从革命党到执政党”的转变,其实就是想完成社会民主党的转型。这不是不可能的事情,因为现如今欧洲,社会民主党是主流政治力量。尤其是北欧国家,现在基本都是第二国际的嫡系力量在掌权,可都是恩格斯的徒子徒孙哦,第三国际中华分舵,原来和他们拜的,都是第一国际同一个祖宗,转型有什么不可以的?但据杜润生老先生说,这很难,要完成三个切割才有希望:要和腊肉、文革、XX彻底告别,才能走上社民党转型道路。


现实政治证明,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。那么后面咋办?权力全部基于教义之上的,是,红朝是西元纪年,搞公民社会的法律调调儿做了招牌,但之前有红教打底啊。如果教义没人信了,大家要是拿宪法啥的当真,后面咋混?老大们对此当然门清,当然有办法对付。


但那只是厚黑权谋法术,非堂皇治国大道,具体问题,说起来,也是非常复杂,回头我有空继续说一下吧,这其中不可描述之处太多,大家意会吧。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